第七百七十八章 绝不跑偏

对弈江山 染夕遥 3564 字 14天前

难道真的不是丁小乙?难道真的另有其人?

苏凌的脑子飞速地旋转着,片刻之间,他便能确定丁小乙并未撒谎。

因为没有理由,也没有必要。

丁小乙将他埋在往昔的心事都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了,还有他更是毫无狡辩,便承认了他跟踪自己前往不羡仙的事情,所以他没有理由不承认这件事。

就算那个黑衣人与自己交手,但也是好意示警而已,并不是要对你自己不利的。

所以,若真的是丁小乙,他完全不可能不承认。

看来,那晚那个黑衣人定然是另有他人,并不是丁小乙。

苏凌的心中有了些许的答案,看来还需要自己好好求证了。

想罢,苏凌点了点头道:“如此看来,是我误会你了此事应该另有他人”

苏凌忽地转向慕容见月道:“慕容姑娘,关于三妙宫,我还有一事不明,想要请教当然,慕容姑娘也可以选择不说。”

“你先说来听听”慕容见月不置可否道。

“小乙既然离开了,为什么到最后三妙宫最终消失于江湖了呢?莫非是有什么重大的变故不成么?”苏凌缓缓问道。

“这”慕容见月叹了口气,“罢了,反正三妙宫早已不复存在了,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丁小乙虽然离开了三妙宫,但是那些追杀丁小乙的仇家帮派,岂能轻易放过三妙宫呢?”

慕容见月凄然道:“丁小乙,你不知道,也想不到吧,自从你离开三妙宫之后,三妙宫根本没有得到过片刻的安宁,那些仇家日益疯狂,日益变本加厉”

“我以为我走了,他们就会慕容,是我拖累了你!”丁小乙缓缓低头道。

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?自你走后,三妙宫两天一小战,三天一大战。我跟我们两位宫主姊妹疲于应付,左支右绌,筋疲力尽可是仍旧无力复振三妙宫,不仅如此,一场战,我们三妙宫便损失很多的人,久而久之,三妙宫的门人,更又听到了不少的风言风语,说我为了一个男人,赔上了整个三妙宫的前途!而我最初还辩解,到最后攻讦日甚,我也随他们去了”

慕容见月幽幽道:“我每日精神恍惚,什么事情都不再管了,三妙宫日渐废弛,他们要杀来,便随便杀来,他们要屠戮三妙宫人,便由他们屠戮,而我整日不是呆呆地坐在烟波湖的湖心亭中,便是醉得不省人事到最后,三妙宫的人,死的死、逃得逃偌大的三妙宫,越发的空荡寂寥起来。然而,就是我的日渐消沉,给了那些仇家可趁之机,那一日仇家上门,小妹三妙宫的三宫主率宫中门众抵抗,却惨遭毒手,横死在宫门前”

泪水满眸,无声滴落。

“最后,幸赖二宫主阿姊杀退了仇人,但阿姊对我的不满也终于爆发,与我大吵一顿,负气而走偌大的三妙宫,死走逃亡,只剩下了不到十个人我见这三妙宫终于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了,若是我恩师九难回来,看到这样的三妙宫,她也不会欣慰的所以,我将最终的十名门人遣散三妙宫从此消亡于江湖!”

苏凌点了点头道:“所以,你无处安身,扬州卫下碧波坛的蒯通找到了你,要你加入碧波坛?成为玄碧圣女?”

“不!并不是他们找上的我,而是我去找的他们是我亲口告诉蒯通,我要加入碧波坛的!那蒯通本就对我有意,我在勾栏唱曲的时候,便与他相识,他自然不会拒绝!”慕容见月忽地抬起头。一字一顿道。

“为什么!慕容你为何要去做这个碧波坛那可是”丁小乙一脸的不解道。

“是什么?碧波坛是藏污纳垢,做的也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情,丁小乙,你那暗影司便是见得光的地方,做的事都无愧于心么!”慕容见月神情一冷,针锋相对地质问道。

“我”丁小乙的嘴唇翕动,终是黯然低头。

“其实,丁小乙,我选择加入碧波坛完全是因为你!你离开之后,我偶然得知你竟然没死,我还幻想着你能回来找我可是,我却等来了你加入了百姓们谈虎色变的暗影司杀手组织!丁小乙,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么?万念俱灰下,我才选择加入了碧波坛,我知道萧元彻必然与扬州刘靖升有一战,那么同为暗杀组织的暗影司和碧波坛也必然会拼个你死我活!丁小乙,我想当面问问你,你为何如此负心绝情,我慕容见月何曾亏欠过你!所以我加入碧波坛,完全是因为你!”慕容见月凄然地喊道。

“这次我偶然得知碧波坛要在天门关有行动,更从情报中知道你——丁小乙,你便是暗影司天门关分司的成员,所以我无论如何,也要来天门关一趟,我要亲眼看见你,亲自质问你,最后亲手杀了你!”

慕容见月说完,朱唇轻咬,神情复杂地看着丁小乙。丁小乙却是默然无声。

苏凌长叹一声道:“一步错,步步错,原是好姻缘,如今却各自心伤,渐行渐远不过,小乙我看得出来,你对慕容姑娘还是有情的,慕容姑娘,你口口声声想要杀了小乙,可是你真的就对他再无半点真情?你真的能下得了手杀他!”

苏凌的话音方落,丁小乙锵的一声抽出随身软剑,朝着慕容见月面前一掷,沉声道:“千错万错,丁小乙一人之错丁小乙死不足惜,慕容见月,你动手罢!”

慕容见月浑身颤抖,一把握住那柄软剑,指向丁小乙。

可是,许久都未曾刺出这一剑。

苏凌眉头微蹙,冷眼看着这一切。

“铛啷啷——”一声响,软剑从慕容见月指尖滑落。

“丁小乙!你为什么还要逼我!为什么!”

慕容见月双手将自己环抱住,呜呜痛哭起来,玉肩耸动,凄凄切切。

苏凌眉头一皱,指了指丁小乙,嗔道:“你个丁木头,你就不会说句好话啊!现在你自己弄哭的女人,你自己哄!”

“我”丁小乙睁大了眼睛,一脸的无奈。

“还不快去好好哄!”苏凌飞起一脚,踹在丁小乙的屁股上。

丁小乙这才如梦方醒,走到慕容见月近前,温声细语地劝慰起来。

苏凌觉得自己灯泡的瓦度大有上升之势,挠了挠头道:“我说,你们俩好好说啊,要是觉得能和好,那就和好,要是觉得这巷子不便,反正那越通票号也没什么人了,你俩进去折腾丁小乙,你可给我记住了,你的任务就是把慕容姑娘哄好了,天不亮不能回来!”

说着,苏凌嘿嘿一笑,抬脚欲走。

便在这时,异变陡生。